因為我家先生跟小孩需要一些證件,我們又去了離我家最近的奧國領事館,比利時布魯塞爾一趟。

作為旅遊控,我們當然不放過順便玩幾天的機會,尤其是去比利時的車票,去布魯塞爾或更遠的地方,價錢是一樣的。

比利時版圖雖然比德國要小,但文化及語言比德國要多元化。我們還挺喜歡跑去那裏玩的。尤其是它跟波恩頗近的,將來搬走了就沒太多機會去玩了(嘻嘻…不過有新的目標),再加上我家先生剩下不少假期,10月開學又比較難請假,所以要用一些。

這次的目標是安特衛普(Antwerp)和奧伊彭(Eupen),前者是歐洲第二大港口(第一為其隔壁的荷蘭鹿特丹),既有唐人街又有猶太社區,相當多元化的50萬人大城巿;後者則是近德國邊境,以自然風景沼澤地帶聞名的奧伊彭,它也是比利時唯一的德語區 (曾有好幾百年屬奧匈帝國)。

誤打誤撞下,我們訂的住處就在唐人街旁邊,第一天晚上,就吃了從唐人街買回來的材料做火鍋。值得一提,雖然面積不大,但四處都可以聽到熟悉的廣東話,感覺很親切。至於價格,肉丸類的跟波恩的亞超差不多,但醬料、即食麵、零食則比波恩的要便宜約20%,要不是快要搬家,我會在那裏入貨。


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當地的漁巿場周五才開,而我們只待周一至周四,所以沒有吃到鮮魚。

另外一個特色之處是,它有一個猶太人區。早在幾百年前,猶太人已掌握了全球的鑽石交易和加工業,而安巿則是核心地區 (競爭對手有阿姆斯特丹)。即使比利時二戰期間曾受德國入侵,不少猶太人被殺害了或逃離了,但二戰後,他們還是回到安巿重建鑽石業務。不過他們的生意,近年被來自印度的耆那教徒搶了不少(在安巿街上也看到不少印度商人),最大的原因是,印度人以杜拜作為免稅區作轉口貿易,這對萬稅萬稅萬萬稅的歐洲公司來說,是很致命的一擊。有聽說,最近安巿就在討論是否也要讓鑽石行業豁免一些稅,不過這可能涉及歐盟國法律及各成員國利益,可能要等上n年才會有眉目吧。伸延閱讀

 

幸好,本姑娘早年已經加入了「不要血汗珠寶」行動,所以看到滿街的閃閃鑽石店都沒有失控 (要不是有人應該會很後悔把信用卡交到我手上吧﹖)。

至於城巿景觀,作為一個有錢的城巿,還真的有很多漂亮的建築物,火車站叫人驚艷。旅程圖片在此

最後的兩天留在奧伊彭,人口才1.5萬,感覺是個寧靜,老人家喜歡去渡假的小鎮。至於那個沼澤地帶,其實看起來沒有甚麼,但據sigi稱,那是很危險的地方,因為有可能失足掉下去就沉下去而屍骨無存(據報真的有失蹤個案)據我家先生說,中世紀的其中一個酷刑是把「罪犯」的屍體扔到沼澤,讓他們永不超生。

因此,該地帶僅開放一部份以供觀光,旅客只能跟著指定的路線走。傍晚時,更有鐘樓打鐘,讓在沼澤裏迷路的人可以在天黑前離開危險的地方。


至於minime,發現她很愛挑戰我們的容忍的極限。她雖然口裏會說:「好多車,好危險,撞到就ouchahh啦!」或「巧虎過馬路等綠燈…跟媽媽手拉手。」,但只要一走到馬路,就如脫彊野馬亂跑,尤其喜歡在電車路上跑,等到我們抓住她要塞她回娃娃車,她又會講:「跟媽媽手拉手…」,再周而復始重演n次。

不過,她可取的地方是,早起追火車、因為遊玩而錯過用餐 / 吃得不太好、下雨被淋濕等情況,都不會吵鬧,相當合作。希望下次出門旅遊時,她會言行一致吧!

staph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