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篇的副標題應該是:當西歐病夫遇上了東亞病菌…因為我們有1/2至2/3時間都在生病!

話說,我和minime先出發去香港(偷偷說, minime甚至會是恐怖份子的重點培養人物。我們在德國機場要作安全檢查時,她大聲跟職員說:我叫akasha今年三歲,我們要飛到香港。有兩個職員立即問她: 小朋友,你想要看我們如何工作嗎﹖ 然後就帶了她去看他們的掃描器材,還抱她走過職員通道,這小孩完全沒有安檢過)。,minime沿途超合作的,大部份時間都在吃和睡,我預備了大量的畫冊也不太需要用到。

回到香港就過年了,跟家人行年宵巿場、約了朋友去看恐龍展、跟德國的港人朋友會面、遇上很溫暖天氣,甚至還跟朋友帶小孩去沙灘玩 (不至於可游泳,但玩水堆沙是小人最愛的活動呀)。

然後…然後…我家先生來會合我們的同時,一道冷鋒也逐漸逼近香港,由原來的20多度降到單位數字的溫度,屋內屋外一樣冷冰冰,一家三口連續病了兩個星期…唉!有很多本來想玩的地方/想見的人都沒有見到。

再來重點記事:
1) 我以前很以minime的亞洲胃為傲,怎知她骨子裏其實是歐洲人,最常吵著要吃的是:薯條、香腸和薄餅…你說,回香港吃這些,對得住飛機票嗎﹖當然是能不讓吃就不給你吃這些。我娘煮的很多好料:炒蟹、龍蝦、海參等,她都完全不碰 (還一直指責我們:你們為甚麼要這樣﹖可憐的龍蝦呀!),比較願意吃的是:白飯、蒸魚和燒肉。

2) 不過好在的是,經過3年多的國語培訓,minime雖然不會廣東話(只懂簡單的:唔該、多謝、公仔、吃飯、快d啦!斯文d啦!),但在香港還是可以跟親人溝通無間,回到中國跟她的表姐弟玩更是如魚得水。很好笑的是:經常在路上/朋友聚會,有人開始跟她說廣東話,看她一臉茫然後又轉到英語頻道,然後我就很尴尬地解釋這小人只會國語/德語。另一好笑的是,在港期間,我們還跟一些歪國人朋友見面,小人只要一看到非華人臉孔就很落力地說德語 (可能因為沒人跟她說吧!),完全不管對方是英國意國人,根本不知道她在說啥。

3) 由於minime不懂廣東話,一有機會就問問問。每次坐地鐵,每個站的廣播都會用粵、國、英三語,她都必定要求我重讀三次:「請勿靠近車門(粵)!請不要靠近車門(國)!please stand back from the door!」…坐完車我都會累到不想說話。

4) minime在香港變得很乖張蠻橫,可能因為很多人疼愛,又有至少三名奴才隨時候命,再加上我妹的手機任她玩,人變得很難纏,回來要一直調教 (工程造大,仍在進行中)。

 

5) 香港電視好可怕…某晚minime看到一集清朝劇集,說太子把廚師雙手塞進油鍋炸熟作為比賽失敗的刑罰…然後接下來幾天就一直要跟我討論劇情

 

6) 我跟minime說過,不可随便和人結婚。

她在香港看到我的婚禮照片後,問我:但是你也有亂結婚呀。
我:我?跟誰呀?
minime: 和爸爸。

看來minime要不是誤會了每一張照片就是一個婚禮,就是不滿意我的選擇呢?



7) 我的香港印象:真的比以前擠逼了很多…雖然說以前也人多車多,但只要避開上下班的人潮,坐公車地鐵還是很輕鬆的。然後,這一次卻是無時無刻人多得可怕。加上每個人都自顧自地玩手機,感覺很疏離,有時minime吵著要坐下來,一般都是好心的中年人讓座給我們,青少年根本不會抬頭看一眼。唔…城巿的遊客承受力,真的要重新檢討了。

其實這篇「遊記」拖太久了 (沒辦法,回德國後一直忙於趕稿,只得任由部落格長草),所以現在能想起的重點並不多。幸好,有照片呢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aphany 的頭像
staphany

Staphany & Sigi's adventure with MiniME

stapha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